郊野强姦女童军

今天的学校郊外步行活动,走到山顶上, 看到学校设下了一个休息点从一人手中接过一杯水。 是一个身穿蓝色制服,头戴着帽的女童军, 从她身上的带子可看出她可是一个资深女童军。 我接过她的水,手不少心触到她白滑的指尖, 我心中立刻出现触电的感觉看到她水亮的眼睛, 长长乌黑的秀发制服把她的乳房刻划出来,而下身的裙, 也较为短我看着她,心中不禁再想起她身穿制服时的诱人样子。 我走前特意站到一旁观看着她,她和数个同学一同坐到石级上, 短短的制服裙更把她的双腿更为特出我一看, 更可看到她的内裤此刻,看到白白的美腿,和那约稳约现的内裤, 我的阳具不禁硬起来了。 她真是吸引,再加上一身制服诱惑, 更使我兴奋。 我已试过了很多人,就是没有试过女童军,所以今天这个机会, 绝不可放过! 我依在石后探头一看, 看到一众女童军正在收拾物品。 我慢慢走到那里的杂物房,拿了一条行山绳, 以为一回的事情作准备。 我再走回树林内,她们在点算物资时, 发觉少了一些东西。 『佩仪,你在这里找找看吧!我们要先下山。 』说罢,一众人便离开了,把她留在山顶上。 哈!天注定我走运了! 她在四周找找, 在看看有没有真的留下甚么而我跟到在杂物房附近, 我便冲前左手按口右手拉腰。 佩仪极力反抗,手舞足动,但所有都被我所控制了。 我把她拖行到树林中,沿路立刻拿出行山绳, 把她的双手都紧扣着。 她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不敢相信的意思。 我捉着她双手,走到树林的中心,把她双手缚在树上。 『你是谁你想做甚么』走到树林内, 她看着我大骂。 『哈哈!谁说你今天穿得如此诱人!』 我用利在她的口内打圈, 她想反抗但手被绳子缚着,动弹不得,双腿更被我打开的按着, 更是动不了。 我吸完她的口水后,便立刻把裤子脱下。 『小朋友!快让我高兴高兴!』拿出阳具在她脸上拍打。 我把阳具插进她的口,她极力合着口, 但我很快便能打开她。 我站着,手按着树,然后阳具在她口内前后抽插。 她眼泪立刻流下来,在含着阳具的口中哭着。 『求求你!别这样!』 我打了她一把, 然后再逼令她主动为我口交。 戴着童军帽,拨开香香的头发的她含着我的阳具前后摇动, 秀美的脸庞显得极为痛苦但我却是如此兴奋, 我更逼令她用利磨擦我的龟头她也照办。 龟头的刺激越来越大,我快忍不住了,我立刻加速抽插, 然后在她口内射精。 『呀!好腥!』 精液在她口中射出, 使她极为痛苦她立刻转过了身,然后立刻把精液吐走。 我一手把童军上身制服拉开,白色少女胸围便露了出来了。 解开背后胸围扣,然后在揉弄她双乳。 佩仪无奈的看着我,看着我如何玩弄她。 而同时间,我也拉开她的制服裙,拨开其内裤, 她正想用脚踢我但我抢先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 双脚也没有力了。 我再把头伸到她两腿之间,用口在她的阴道上吸吮, 利在她阴蒂上打圈。 看着她那拥有着天使脸孔、魔鬼身材般的身体连扒开的童军服被缚在树上, 我忍不到了! 我二话不说抓住她一直乱踢的双腿 将它分在别搭在我的肩膀上以免她把双腿夹紧 发硬的龟头就抵住她的小穴口。 「喔!你!停啊!」 她感觉到小穴被火热坚硬的东西顶到, 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可还是本能地拼命想要挣脱。 『……嗯……不要……啊……绝对……不……要……啊……不要啊!我还有男朋友的……』 『哈, 男朋友的比我大吗』 佩仪咬着下唇忍受着失身的剧痛 眼泪已不由自主地流出紧张的看着我粗大的阴茎正逐少逐少地进入自己的体内, 自己的阴唇更被大大的撑开勉力吞下男人的阴茎。 龟头正一分一毫的深入她的体内,感觉一阵热热的紧紧的感觉包围着我的肉棒, 最后被阴道内一度柔软的薄膜所阻止她不是说她有男朋友吗 「喂, 你仍是处女吗」 「不要.....我以前没有...求求你~不要啊!让我走....我不会说出去的.....」 就在她说到一半时 我突然用力一挺我整条阴茎狠狠轰破处女膜直入子宫, 也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啊啊……痛啊……救命……啊……」 佩仪咬紧了牙根 眼泪不断的落下整个身体轰得整个向上,头部不继的摇摆, 下体一丝处女鲜血沿着阴户口流落地上身体不断的抖动。 「啊......哎呀......痛啊......不要......不要这么用力啊......轻点呀......求求你......」 动作逐渐加快, 在少女矜持的花房中肆意地掠夺着践踏着。 「啊...... 呜......恩......不要这么快呀......啊......别让我太痛苦......啊......痛死我了......呜......」 佩仪在我勐烈的抽插下, 痛苦地呻吟着哭喊着,少女的下体也越来越痛, 哭喊得越发惨了。 看着她长长乌黑被干得开始散乱的秀发上的童军帽, 被扒开诱人的水蓝色童军服披散纷飞随身飘扬 大小有致的双乳连少女胸围随着我的抽插上下摇动 那一双令人垂涎欲滴白晰美腿白袜擦得发亮的小黑鞋子随着抽插晃动的十分性感, 阳具在她细少的阴道滑动要射的感觉开始强烈。 「不——啊——不要射在里面——我求你——你已经占有了我——放过我——那样我会怀孕的——不要——不可以——啊——」 佩仪哀号着, 她只想保住最后的低缐她的头部不停地摇晃着。 终于,提着美女童军的水蓝色童军制服下的白滑大腿一挺到底, 马眼一松磙烫的精液直冲佩仪的花心,第一时间获得了我射精的信息。 「啊————呜……没了…这次我没了…」佩仪小雪发出绝望地哀号, 嘤嘤地哭泣着两行清泪不断涌出。 佩仪被撑开了近十五分钟的阴唇,终于又合拢了, 依然如处女一样紧夹着。 但精液很快流了出来,混合着处女鲜血的精液呈粉红色, 不断流出提醒着佩仪,自己刚刚被这个男人夺走了少女的贞操, 已不再是处女之身了。 看到她扒开的女童军制服,我深深感受到我已经完全占有她的身体。 她在哭,在无助的看着四周。 『求求你…你放开我吧!』解开了她的绳子, 然后我一个人跑下山去了。 强奸。

上一篇:赤裸少女 下一篇:强姦圣家书院钢琴女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