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晚上又忍不住了,趁妹妹补习还没回来, 再次偷偷地跑到妹妹的房间打手枪从衣柜里拿出她的hellokitty内裤, 没想到正要射出来时听见妹妹上楼的脚步声, 虽然把内裤放回去但已经来不及离开妹的房间, 所以急忙的躲到妹的床底下等待时机离开. 妹妹啍啍唱唱的走了进来且顺手将门上锁, 由于垂在床沿的床单遮住我所以妹妹并没发现我。 「咘!」妹妹脱下的校裙落在地上,妹拾起校裙丢到床上来, 接着床上也「咘!」的一声我想大概是妹脱掉的上衣吧, 不过胸罩却从床上滑了下来妹妹走近床边捡起胸罩后放回床上, 「咻!」妹提起了一脚后又提起另一脚看样子她连内裤也脱掉了, 虽然很想偷看但深怕被妹发现,妹光着身子走进了浴室, 原本以为可趁机离开房间但妹并没关上浴室门, 这下不知要等多久了才能离开了听见浴室一道强力的的水注冲击声, 我想妹大概是在尿尿吧真可惜,听得到看不到。 窸窣的水声后是莲蓬头的水声,妹开始洗澡了, 没想到妹只关房门却没关浴室的门,,这下出不去了, 洗完澡后妹就坐在椅子上开始写功课天啊!看样子今天出不去了, 因为妹妹每次开始读书通常都要到半夜一、二点才睡。 我在这段等待时间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直到听到怪怪的声音, 才慢慢的醒过来看了一下时间哇~已经一点半了, 难道妹还没睡吗?我再次掀起床单一点点眼前地上有一块布, 仔细一看是下午用来打手枪的 kitty内裤,不过看起皱皱的, 裤裆中间还有些亮亮的反光接着又听到怪声了, 应该是椅子上传出来的眼睛往上一瞄,赫然发现妹妹靠在椅子上, 右脚跨在床上右半边白嫩嫩的屁股和红通通的阴户整个露出在我的眼前。 妹妹的阴户真是漂亮,稀疏的阴毛、红嫩的阴唇、突出的阴蒂、红红的屁眼、还有若隐若现的小穴, 想起以前看过的A图根本没的比妹的手指不断地在阴户上抚揉, 另一只手在小巧的胸部上搓揉着站立起来的小葡萄, 手指把从小洞流出来的淫水引到阴蒂上温柔地揉着, 右手从屁后面伸进来并用手指轻轻地在阴道外顶弄着, 看着阴户与小菊花一收一放渐渐加快没多久, 妹妹啍了一声身体一阵阵的抽搐,大概快过半分钟, 随着声音渐渐变小也渐渐停止抽搐,不过妹妹变得软趴趴仰躺在椅子上, 过了好一回儿才恢复过来不过马上又倒在床上, 没想到今天连妹妹在手淫的画面会以近距离的方式看到了。 过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声音,以为妹已经睡了, 没想到正想爬离床下时妹又开发出声音, 不过这次的呻吟听起来有些不一样好像被什么东西鸣着似的, 身体不断的在床上翻磙着。 「啪」的一声,一本小册子被妹妹从床上推下来了, 妹妹似乎也没反应我看着那本掉落的书, 书皮写着「…性……」哇!妹妹该不会是看了这本书学手淫的吧!我小心异异地把那本书拉进来 前面几面都是在图解男女的性构造「专有名词」上还有萤光笔作的记号, 接下来几页是一些手淫方式和道具翻着翻着, 没想到妹至少看了快半本了突然发现中间有夹着书签, 打开那一页哇!是SM,有几张教导綑绑方式的图, 图的注解写着: 「…用绳子綑绑自己 幻想自己被坏人强奸通常会因为道德观念的羇绊而可能达到另一种高潮尤其是幻想被自己的男性亲友(爸爸、哥哥、弟弟、男同学……)……」听着妹妹的啍声中夹杂着「唔唔…唔…唔」, 她是不是在幻想着被我这个哥哥强奸而喊着「哥哥…不…要」呢。 继续翻着小册子,接着后面几页内容有刺激的SM、性病防治、怀孕……大概是妹妹还没看过, 所以没用萤光笔画重点翻到最后一页发现夹着几张照片, 照片里有一把塑胶尺旁边是一朵十六、七公分, 四、五公分粗的鲜红色的草菇长在一堆黑色的草丛里.咦?奇怪了 那个不是香菇嘛那是一只阴茎嘛,那只老二大概跟我的一样大, 咦?怎么越看越像当我看到大腿内侧的胎记时, 天啊!那只老二是我的妹什么时候拍的, 我怎么都不知道看看日期, 2000卅6卅12-11: 47, 是上上周一嘛那天…那天我朋友来我家帮我庆生, 他们拼命灌我酒奇怪的是才喝到九点多, 就不醒人事了直到隔天醒来,头还是痛的不得了, 该不会是妹妹趁我不醒人事时拍的吧。 接下来几张的更不可思议,一张是妹妹双手握着老二的照片并用嘴巴含住老二的照片, 最后一张是妹妹惊讶与满脸精液的照片妹妹竟然趁我不醒人事时下手, 那个时候要是还醒着那该多好不过一边看着照片, 正觉有什么事不合逻辑时耳边传来了妹急促的呻吟, 过一会儿又再次归于平静妹大概又泄了吧,没想到平日乖乖的妹妹, 私底下会这么淫荡。 平静的等了快半个小时,妹手淫了两次, 这次应该累到睡着了吧我小心的爬出床下, 慢慢站了起来回头一看赫然发现妹妹竟然将眼睛又用白布绑起来, 而嘴巴贴上一块透明胶布用童军绳把自己的手腕绑起来, 更夸张的是妹把两腿分开且用童军绳与童军棍把膝盖绑起来成M字形 就跟那张綀缚图一样妹竟然连綀缚的都没解开就睡着了。 看着妹妹自己綑绑的祼体和淫水泛漤的下体, 心中再也忍不住了「我要干她…我要干她」 把妹妹手脚的绳子再绑紧一点后弯下腰去舔她小巧可爱的乳房, 鲜红色乳头也慢慢的变硬了而妹妹似乎又有感觉了, 可能是我忘了刮胡子扎得妹妹双手无意识地想推开我的头.正脱下自己的衣裤, 妹妹似乎因为刚刚小骚扰而醒了过来想解开自己身上的绳子, 我怕她解开绳子马上压制住她,她才察觉到有人在床上, 而且现在自己的手脚还绑着绳子与棍子完全任人宰割, 虽然她努力挣扎不过都被我压住了,而妹眼上的白布似乎渗出了泪水, 我轻易把童军棍往前压连同双手也被童军棍压住了, 整个阴户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把头埋进妹妹的双腿间, 舌头不断地在阴蒂上狂舔泛漤的淫水。 看着妹妹已经不再反抗,我停下了我的动作, 接着另一只手把翘的高高的老二着压下去顶住小洞 而妹妹似乎也感觉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身子不断地在发抖, 不过我已经停不了熊熊慾火了我慢慢的往里面推进, 龟头撑破处女膜的那一刹那妹妹痛得把腰拱了起来, 我继续向前推进龟头像是把利刃一般,把妹妹紧缩的阴道划开, 终于顶到子宫口了我才停下来而妹妹似乎痛昏过去了, 我慢慢地开始抽出龟头的皇冠被幼穴里层层的嫩肉紧紧地磨擦着, 每抽出一点点就会像触电一样地爽。 我再次将老二往还没止血的小洞顶了进去, 妹妹当然又痛得扭来扭去的过一会儿,妹可能是痛麻了而一动也不动, 我便双手扶起妹的屁股开始狂插不过妹妹的小穴实在太紧了, 还干不到五分钟我就受不了,深深的用力一顶, 把精液射入妹妹的身体里抽出渐渐变软的老二, 精液也马上溢了出来连同落红和淫水把整个阴户煳得杂乱不堪。 不知何时,妹妹摀住眼睛上的白布滑掉了, 妹妹泛着泪光的双眼瞪着我一会儿。 「妹妹,对不起啦!你长得那么漂亮,我忍不住……原谅哥哥…」「呜~!呜呜!」妹妹不断地啜泣着…过了好一会儿, 眼神终于不再像刚刚一样了变得比较柔和些。 「妹…你原谅哥哥…好不好…」妹终于点头了, 我试着把她的手放开她并没有攻击我,然后把轻轻地将嘴上的胶布撕下来, 这时妹妹突然开口了。 「痛!痛!」「对不起!」「人家…人家…还是…第一次ㄝ~哥…你就…呜~好痛喔!」妹用力捏了我几下, 差点就「黑青」「对不起嘛!不过看到你这么用功看这本书 害我忍不住想实习一下……」「书……?」「喏 就这本「…性……」啊你不只划重点,还有我的相片ㄝ」只见妹妹害羞的脸都红了, 我帮妹解开身上的绳子。 「妹,对不起~刚刚我射在里面了,今天没关系吧?」「嗯!今天没关系啦!」「你刚刚有泄吗?」「哥哥这么粗鲁, 那里都快痛死了怎么可能会泄嘛!」「妹……我还想要……」「不行…那里…好…麻好痛喔。 」 我便不勉强妹妹了,看着全身冷汗的妹妹, 我趴在她身上帮她处理私处妹妹的阴户又红又肿, 淫水、精液、落红的混合液体在私处、床单横流 刚刚真的是太用力了翻开妹红肿的大阴唇, 里面更惨烈除了混合液体四溢,阴道口的处女膜裂开成五片, 不过伤口处的落红有些已经慢慢的凝结了看了真的有点心疼。 「抱歉!刚才弄疼你了,还痛不痛?」「当然痛啊!」「对不起啦!你不要生气啦。 」「好啦!原谅你啦!哥哥我想上厕所。 」我移开身子,妹妹用手撑着缓缓的坐起来, 她想移动双腿却因私处的疼痛而动不了。 「我来帮你好了。 」抱起妹妹无力的身子进入厕所,轻轻把她放马桶上坐好, 不过迟迟未听见水声。 「哥哥,你先出去一下。 」「干什么?」「你不要看嘛,我尿不出来了啦!」「哪有这种事, 不让我看我偏要看。 」我把妹妹的大腿打开,手指不断地在尿道口徘徊, 嘴巴小小声的吹着口哨终于有效了,强力的水柱从尿道口喷出, 妹妹害羞的用手摭住脸接着闻到一股臭味, 原来连大便都出来了。 「喔~好粗好大条~」「不要看啦!我刚刚就叫你先出去的啊!」过一会儿妹妹拉完了, 缓缓的站起身子且靠住我轻轻地将私处和屁眼附近擦干净, 不过她的表情告诉我她还是很痛接帮她清洗全身是汗的身体, 看着她清洗完屁眼时我的慾火再次上升, 双手突然抓住妹的屁股从后面把老二顶住妹的屁眼。 「啊!不可以!那里不可以啦!」「怎么不可以。 」「你的这么大,那里这么小。 」「刚刚你的大便就跟我的老二差不多粗都出的来了, 进得去啦。 」「不行,明天我会痛到没办法走路啦。 」跟妹妹争了很久,妹在苦苦哀求下才避免自己屁眼开花, 不过才刚开苞的处女穴则是无法幸免顺势将老二往前移抵住阴唇, 顺势再次将老二顶入阴道才顶进去一半。 「喔~痛~!轻~一点啦~」妹妹痛得大叫, 整个人软了下去。 我轻轻抱着妹,让妹跪在地上,双手扶着浴缸, 利用淫水的润滑很顺利的就推到底了,虽然刚刚才射精过这次会比较不敏感了, 但被妹刚开苞的小肉洞缠住实在是难以招架, 就好像要把老二套牢双手轻揉着妹的胸部,柔软的乳房上两个乳头又硬了起来, 随着我慢慢地抽插妹妹也随之呻吟,我想妹应该是较能适应了吧, 于是我加快了些速度而各种奇奇怪怪的呻吟声从妹妹的口鼻发出, 最后上半身软趴趴整个趴在地上屁股不断疯狂的扭动着。 「ㄡ~~ㄡ~~泄~泄~了~~泄了啦~~」阴道持续强劲的收缩, 总算让妹达到开苞后的第一次高潮整个人不断地抽搐着, 我也顺势将第二发攻势射入妹的阴道里这一次妹过了好久才缓和下来。 最后再次帮她清理完身体后扶她走回床上, 妹妹要我陪她睡觉不过一下子她就睡着了, 看着她的熟睡时清纯的脸实在和她刚刚的样子联想不起来, 轻吻了她的额头我也睡了。 隔天醒来,妹妹已经起床了,她正从浴室梳洗出来, 不过看她两腿开开的慢慢走过来我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啦!都是你害的啦!臭死了!」「对不起啦~看你这个样子, 我好心疼喔还痛不痛啊?」「好一点了啦!要是被爸妈知道, 你就死定了!」「不会啦!他们要到8、9点才起床啦 不过看你这个样子大概也不能骑脚踏车了 我载你去上学好了。 」「嗯~好吧…」先载她到学校后, 我又回到家里准备去上课在厨房里刚好遇到爸爸。 「下次看A片小声一点啦,昨晚要不是我拉着你妈, 她早就冲上楼去扁你了。 」老爸小声地说着…「谢谢爸!」(哇!好在妈没冲上来, 不然我和妹就完了)「而且吵到妹妹睡觉也不好!她还要上课、考试!记住!不准再有下次了!」我就去上课了 不过跟本无法专心上课满脑子都是想着昨晚的事情, 想着想着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不过到底是那里不对劲。 中午吃完饭后跟同学到处去逛逛,这个地方什么也没有就是古蹟多, 所以常常会有游客跟往常一样,又是一对情侣要我们帮他们照像, 看着闪光灯闪了一下我突然想起来了,也想通了一直困惑着我的问题.放学回家后, 爸妈出去摆摊子整个房子空荡荡的,上楼回房时, 经过妹妹的房间原来妹已经回来了,跟妹来一场性爱式盘问后, 妹终于招出共犯-刘诗宜。 我记得她就住隔壁街而已,又是妹的同学, 人长的满可爱的没想到会这么的早熟,以前常来和妹讨论功课, 好几次讨论到了一两点也还没回去便睡在妹妹房里了, 而那天那些照片是诗宜拍的还有那本书也是她给妹的, 就连绳子和棍子也是她借给妹的没想到看起来这么清纯的小女生, 没想到能让妹变成小淫娃改天让我有机会话一定要干干她。 星期天的上午,爸妈去庙口摆摊子晚上才会回来, 原本是要和班上同学去打篮球的但竟然给我爽约, 现在家里只剩我和妹两人于是打算和妹来一场全家式, 走到妹的房门口听见里头已经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呻吟声, 轻轻打开房门发现妹妹像只青蛙似的背对着我趴在床上手淫着, 而双手还绑着绳子没想到妹又表现这么淫荡, 于是我打算给她一个惊喜用我玩天诛中高超的隐技, 悄悄地走进妹的身后迅速地把涨大的老二抽出来顶住阴道口, 一手压住妹的双手另一手用力压住妹的屁股, 老二用力往前一顶直接把龟头顶进阴道里,奇怪…怎么这么紧…「啊~!痛~~~ㄡ~~痛~~~!」妹的身子不断地在扭动着「痛?怎么会?」我停顿了一下「什么?你是诗宜!」我往前一看才赫然发现, 诗宜已经痛的泪流满面「好痛!快拔出去!」真是不请自来 没想到昨天才想要干干她今天就真的让我干到了, 诗宜仍然在挣扎不过我并没有放手反而抓的更结实, 接着便用力把老二顶入阴道内没想到嫩穴里紧的不像话, 每插进一点诗宜就会挣扎一次,因为小穴里的淫水不够多, 所以诗宜痛的哇哇叫。 「好痛啊!」「你不是也幻想着被强奸吗?」「不要了!~~好痛!~~呜~~」诗宜开始啜泣着「这可不行喔!我要惩罚你!」我心一横开始抽出, 每动一下她就哇哇大叫不过房子隔壁一边是空屋一边是大马路没有人会听见她的叫声, 于是又用力插入她的声音只能用悲鸣来形容, 小穴仍然很紧磨得老二很痛,于是我便比较柔和地爱抚她的胸部和阴户, 我抓捏着比妹大一罩杯的乳房大概是脂肪多所以比妹还来的柔软, 手指夹住玩弄乳头另一只手也伸到阴户里不断地搓揉阴蒂, 搓了好久才让淫水流出来诗宜大概也适应了, 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呻吟声我停了下来。 「怎么?有快感了吗?」「……」诗宜默默无语「想不想继续?」「……」诗宜仍默默无语「不想啊!那我抽出来喔!」「不…不要……」「是想呢?…还是不想呢?…」「…想…」「很好!只要这件事你不说出去!我可以温柔地对待你!让你很舒服!」诗宜想了一会儿才点点头, 我便又开始抽插不过这次放慢速度,我慢慢享受湿滑紧绷的嫩穴, 她闭着眼睛去感受没想到她一下子就进入状况了, 淫水像是涌泉般不断流出而呻吟声越来越大 我也随着呻吟加快速度。 「嘿嘿!你跟我妹一样!一干上了就不想停。 」「………」诗宜也只能闭上眼睛默认, 因为身体早已不打自招了…插了一会儿诗宜全身一震达到高潮, 小穴里嫩肉不断收缩磨得我受不了,于是用力插到深处开始灌浆作业, 等到小穴缓和了才把软掉的老二抽出来刚灌进去的白浆混着红浆又从残破的洞口溢出来, 原来诗宜也是处女不过这时门口突然传来声音…「哥!喜欢吗?」我完全没发现妹就站在我身后, 原来这刘诗宜能这么容易被我干到是妹安排的, 而接下来整个下午都和妹与刘诗宜一起玩3P 不过这次则是换我酸痛到站不起来了。